産能過剩 原奶價格走低 上遊乳企半年業績集體萎靡

2018-02-07 21:27:08 来源:www.0399.com

産能過剩 原奶價格走低 上遊乳企半年業績集體萎靡

这种云灰蒙蒙、雾蒙蒙的,像一层面纱一样,毫无生气,但这种天气这种云是大家都不喜欢的。

産能過剩 原奶價格走低 上遊乳企半年業績集體萎靡

  創意圖片/新京報記者王遠徵原標題:  日前,各上遊乳企陸續發布了2017年半年報,但“期中考”的整體成績卻是一片慘淡。

  報告顯示,現代牧業虧損億元,與去年同期虧損億元相比再次擴大。

原生態牧業則虧損萬元。

中國聖牧凈利640萬元,同比下降%。

賽科星凈利萬元,同比下降%。

中鼎聯合凈利萬元,同比下降%。

  半年報裏透出的信息是,原料奶價格持續走低已成為業績下降或虧損的最主要因素,而此輪原料價格走低與上遊去産能趨勢緊密相關。

  面對嚴峻的行業態勢,各上遊乳企也在紛紛自救,或降低成本減少銷售壓力,或與下遊乳企緊密合作鞏固銷路,或擴充産品品類以消耗自有原料奶産能。

  業內專家預測,隨著下半年進口國際奶價上漲、國內新增牧場的減少,上遊乳企業績將有所改善。

  原料奶價格持續走低衝擊業績  各家中報共同顯示,原料奶價格持續走低,成為其上半年業績下降的最主要因素。

  根據農業部監測數據,內蒙古、河北等10個主産省(區)的生鮮乳平均價格已經從今年1月份的元/公斤,下降至6月份的元/公斤。

  對此,各家乳企也在報告中列出其對業績的直接影響。

如現代牧業原料奶銷售毛利同比降低%,奶牛養殖業務毛利同比降低%。

此外,原生態牧業毛利下降%,賽科星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同比下降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影響原料奶價格下行的原因,由以往的進口奶衝擊變成了國內産能過剩。

  根據海關數據,今年1-7月進口奶粉港口完稅價折算原料奶價格為元/kg,而國內同期原料奶價格為元/公斤。

  進口與國産奶價格差距逐漸縮小,意味著更利于國內原料奶的銷售,但事實卻並非如此。

  賽科星在半年報中援引海關數據表示,上半年乳品進口價格相較于去年同期上漲28%,國內企業傾向于使用國産奶源。

  不過,同期國內上遊去産能趨勢持續,加速了虧損奶農退出,規模牧場也開始通過淘汰低産能奶牛控制産能過剩。

  乳業雜志《荷斯坦》主編豆明認為,國內居民乳制品消費低于預期,加之行業近年對市場前景嚴重誤判導致供給過剩,所以上遊乳企的年中業績整體較差。

  高端液奶自有品牌銷售大幅減少  值得注意的是,對現代牧業和中國聖牧而言,上半年的虧損因素還源于自有液奶品牌銷售的大幅減少。

  現代牧業在半年報中表示,受市場需求疲軟及品牌市場業務交接影響,2017年上半年其自有品牌液奶營收從去年同期的億元減少至億元,降幅達%。

  對此,現代牧業方面8月30日回復新京報記者稱,其液奶業務已于5月1日起由蒙牛負責整體銷售及市場推廣。

因銷售模式改變及市場交接過渡影響,液奶銷售收入下降,也由此導致與原經銷商的業務縮減且應收賬款賬期拉長。

  除現代牧業外,上半年中國聖牧有機液奶的收入為億元,同比下降%。

中國聖牧解釋稱,2017年市場競爭加劇,集團于年初提出“穩價”策略,退出價格戰。

同時為加大經銷商、分銷商扶持力度,下調了對其售價。

  對于“穩價”策略,中國聖牧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過往聖牧有機奶終端售價相對較低,促銷主要為多賣産品。

身為奶源型企業,聖牧此前對零售端不太重視,僅作為業務補充,但現在要逐步調整,擴大知名度,並希望有合理價格來保證一定的利潤。

  對于現代牧業與中國聖牧來説,將産業鏈延伸到下遊産品曾被視為解決其原料奶銷售的主要路徑。

不過在豆明看來,由于養殖成本較高,兩家巨頭自有液奶品牌走的是高品質、高價格的高端路線,與目前國內市場需求並不一致,這才是導致其液奶品牌營收下降的主要原因。

  對此,中國聖牧方面回應新京報記者稱,目前聖牧有機液奶市場終端較其他品牌約有10%左右的溢價,近兩年是盈利的,消費者對高品質産品也在逐漸接受,因此下半年將堅持“穩價”策略。

  “降成本”、“擴品類”各自突圍  為走出業績泥沼,各上遊乳企也在自尋出路,主要分為降成本、擴品類和緊抱下遊乳企“大腿”三種模式。

  為應對奶價低迷帶來的毛利下降,原生態牧業通過調整牛群結構、改善飼料配方來降低産奶總量、減輕銷售壓力和控制生産成本。

賽科星也將“開源節流”列為調整思路,同時利用奶業低谷期加快收購步伐。

  現代牧業的辦法是加強與下遊乳企的合作。

6月16日,現代牧業與蒙牛簽訂了供應加工協議,此舉為其帶來5億大單。

同時,現代牧業自有品牌液奶的銷售將全權交由蒙牛負責,雙方還于7月11日推出了純牛奶新品。

  豆明認為,現代牧業與蒙牛加強合作可以助其消化原料奶,減少銷售、渠道等費用。

此外,隨著新牧場和工廠建設的暫停,其折舊費用也將下降,下半年現代牧業的壓力會越來越小。

  原生態牧業也在尋求與下遊乳企的合作。

今年5月12日其與飛鶴乳業簽訂協議,到2019年12月31日前將優先安排向飛鶴提供原料奶,並預期向飛鶴長期持續提供。

原生態牧業認為,此舉將鞏固客戶的穩定性,確保集團原料奶的未來需求。

  乳業專家宋亮認為,原生態牧業可能存在過度依賴大客戶的風險,而飛鶴奶粉定價較高,可以承受原生態牧業相對較高的原料奶價格,這對其來説是種利好。

  中國聖牧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,未來聖牧還將繼續開發牧草種植與養牛規模,下遊則會拓展有機嬰幼兒配方奶粉、成人奶粉及低溫品類。

此外,還將與北歐富友聯合食品合作,開發奶酪、半濃縮奶制品、高端兒童乳制品等終端産品。

  宋亮表示,未來有機嬰幼兒奶粉、奶酪有一定發展空間。

在上遊環節,聖牧應利用沙漠有機産業鏈優勢開發多種種植和養殖産品。

  對于下半年整體行業趨勢,豆明認為隨著國際乳品價格的上漲、國內新增牧場的減少,奶源供給不會陡增,只要需求正常回升,上遊乳企形勢將會改善。
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郭鐵實習生孫陽+1。

(责任编辑:佚名 )